鏡名: 光流素月,銘五瑞獸鏡                                          作者: 蘇信義

年代: 隋代(公元581~618)~早唐

尺寸: 12.1cm

 

 鏡作圓形,半圓鈕,素圓鈕座,鏡分內外區,內區瑞獸體態健碩鬃毛聳立,神采飛揚,有昂首或回顧形態各異,五獸呈奔跑狀,並有流動之祥雲鋪陳其間。分隔外區銘文帶以高牆環圓,內壁飾以双層鋸齒紋,近底者為短距齒紋,貼牆內壁為長鋸齒紋,構圖綿密條理有序,外區銘文帶依序為光流素月,質稟玄精,澄空鑒水,照迴疑清,終古永固,瑩此心靈,典雅的四言詩句,襯托內區的瑞獸,不僅調和且相得益彰。外區另豎一高牆與鏡邊分隔,內壁仍飾以長鋸齒紋環圓一周,鏡邊則飾以短鋸齒紋,鏡緣隆起,如凸弦紋,鏡面呈烏亮之黑漆古彷彿華麗的大理石一般耀眼。

 

鏡面氧化成黑漆古的玻璃光,是因土壤的腐殖酸長期腐蝕作用由銀白轉黑漆色,表層是絡合了二氧化矽(SIO2)和多種酸鹽,而形成了玻璃質的光澤,是出土銅鏡另類的美的欣賞。

 

 瑞獸詩文相襯清銅鏡流行於隋末到早唐,此類型鏡變化則多彩多姿,細部裝飾之變化不論,以主題紋飾之內區瑞獸而言,有四獸,五獸,六獸,八獸亦有較罕見之九獸(母子獸),此型母子獸則為唐海獸葡萄鏡群中母子獸的濫觴,由此可見風格的流傳有其一定的軌跡,亦證明理論之架構應佐以豐富的實物接觸經驗,方能釐清其脈絡。

 

 外區之銘文有四言句如本鏡及五言經句之詩文如花發無冬夏,臨臺曉月明,偏識秦樓意,能照美萓是一般唐詩的五言絕句,如以吟詩清唱,可感受其詩句之美。

 

 書體方面有楷書如本鏡之銘文及篆書二種,香港市政局於19901012日至122日舉辦之中國古代與鄂尔多斯青銅器展覽:同時發行英文版catalogue(Ancient Chinese and Ordos Bronzes), 銅鏡部份展出44, 其中書體則以篆書呈現。

 

 台北故宮博物院特展圖錄, 圖版柒參隋末唐初,”素月鏡”,及北京故宮博物院故宮藏鏡圖版82~唐初光流素月””瑞獸葡萄鏡”, 這兩面鏡大致與本鏡相同,內區分佈五瑞獸,外區銘文書體也一樣,儘差異在瑞獸間以纏枝葡萄紋取代祥雲,此型稍晚於本鏡可視為風格延伸之變化,也宣告另一種流行紋飾發展的新紀元來臨了,”海獸葡萄紋鏡將成為盛唐的主流紋飾及表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