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套人民幣---伍拾圓列車之研究


李 高 明

 

1988年,中國人民銀行為了紀念成立四十周年而出版《人民幣圖冊》一書。當時,石雷先生曾邀請貨幣發行司王洪恩、錢幣學會童子玉、原印刷局生產處長左寶昌進行座談研究。根據檔案史料及各方資料,共同商定【三條原則】來判定第一套人民幣發行版別共六十二種,其中第二條為---『凡下列情形之一者,可作不同的版別計算:1.票版圖景、金額、票幅完全一樣,而顏色不同者;2.票版圖景、金額、顏色完全相同,而票幅不同者。』;但是,民間方面卻以六十種版別為一全套,把伍拾圓列車、壹佰圓萬壽山的(甲)和(乙)券都視為相同版別,現在僅就【列車】券,抒發個人之淺見,尚祈泉界賢達不吝指教。

 

一、版別的分析

 

依據官方的審定,列車(甲)和(乙)券主要差別在(1)背面主色:栗或咖啡,(2)規格:135×67或133×69mm。假如以這兩個條件來判定它們為不同版別,那麼第一套人民幣面值壹仟圓以下的票券幾乎都存在這種現象;因為,此套紙幣,早期發行於戰爭年代,物資缺乏,設備簡陋,印製工藝極度落後,不管機器、油墨或紙張,都是有什麼用什麼;所以,這段時期的鈔票,生產製造過程中並非十分嚴謹,些微顏色的差異及裁切或在母版翻製成印版時,尺寸大小稍有變化(1∼3mm左右),實際上是司空見慣,不足為奇;縱然,以現代人的眼光來看這(甲)、(乙)兩券,除了號碼大小和位數明顯不同外,實在看不出有任何特別差異;因此,小全套方面,筆者比較傾向支持民間六十種版別的說法。

 

二、冠號的分析

 

在第一套人民幣中,同版而不同號碼位數的紙鈔共有四種,除(1)伍拾圓列車外,還有(2)壹仟圓狹長型雙馬耕地,東北銀行工業處印製,號碼有七和六位數二種。(3)伍拾圓工農,上海印鈔廠生產,號碼有六及八位數二種。(4)壹佰圓輪船,上海印鈔廠生產,號碼也是六及八位數;後三者的冠號,雖然位數不一樣,但皆有連續性,沒有重複;唯獨列車(甲)、(乙)券冠號卻是個別發行的。以下為筆者根據現有【列車券】冠字實物資料作推論:

A】(1)六位數冠字不少於120個,目前已知末位冠字為<II VI I>,超過官方一百二十個『<I II III>∼<IV II X>』的範圍。(2)七位數有90個以上,現有末位冠字為<III I IX>。

B】在無論新舊,隨機收藏的前提下,針對八十八個列車券冠字樣本作交叉比較;結果,發現本券大部分冠字都是重複的;這和其他三種票券的冠號具有不重複而且有連貫的特性是完全不一樣。

C】由官方資料顯示,四種同版而不同號碼位數票券的發行時間分別為:(1)六位數列車(甲)券,1949年3月20日;七位數(乙)券,1949年4月。(2)狹長型雙馬耕地七位數券,1949年9月11日。(3)工農六位數券,1949年8月。(4)輪船六位數券,1949年8月。除【列車券】有兩個發行時間外,其他三種票券都只有『初期發行的冠號位數』券的日期而已。

D】四種票券的樣票比對:(1)六位數列車(甲)券和七位數(乙)券,兩者都有票樣。(2)狹長型雙馬耕地只有七位數票樣,六位數沒有。(3)工農和(4)輪船都只有六位數票樣,沒有八位數樣票。因此,我們可以大膽地作結論:『伍拾圓列車六、七位數冠號是分別發行的,兩者並沒有連貫性    』。至於【列車券】發行數量的多寡,從冠號的實物資料來統計,(甲)券超過一億張以上,(乙)券則不少於九億張;所以,市場上六位數售價高於七位數甚多倍,亦是理所當然了。

 

三、印製單位的分析                                                  

 

前述已提及,其他三種票券,雖然號碼位數有異,但都是同一銀行或印鈔廠所生產的;而一般坊間書籍、圖錄,關於列車券背景資料的描述分別如下:六位數(甲)券,中國人民銀行直屬印刷廠製版,天津人民印刷廠1949年2月至9月印製,規格:135×67mm,工藝:膠印四色,1949年3月20日發行,1955年5月10日停用。七位數(乙)券,除了「印製時間,1949年4月2日至6月1日,規格:133×69mm,1949年4月發行」不一樣之外,其他都與(甲)券相同。依據前面所言,(甲)和(乙)兩券似乎都是天津人民印刷廠所生產;但是,從一些早期歷史文獻資料的敍述,則又推翻這種說法,今重點摘錄部份文章資料於後,供大家參考:

A】殷毅先生主編的『當代中國貨幣印製與鑄造』一書中有下列敍述:「…天津於1949年1月15日解放,當日即由軍管人員郭明顯等攜帶人民幣原版1元、20元券進廠,當月即出產品,且印製規模不斷擴大,品種不斷增多,先後印製1元、20元、50元、200元、1000元券。北平於1949年1月30日和平解放,但在1月23日、24日中國人民銀行的京、津銀行印刷廠接管組即組織先遣工作組,由秦炎等冒著國民黨軍隊尚未撤出北平的危險,秘密進入北平城,並攜帶人民幣5元、50元券等原版,與原財政部北平印刷局談判,利用該局現存設備、材料,連夜翻制大版投入印刷。…」

B】『北京印鈔廠志』一書曾提及北京廠於1949年至1952年期間生產的人民幣如下:伍圓券(全膠品),貳拾圓券(全膠品),伍拾圓券(全膠品),伍佰圓券(全膠品),壹仟圓券(全膠品),壹佰圓券(單凹品),伍佰圓券(單凹品),伍仟圓券(單凹品),壹萬圓券(單凹品),伍萬圓券(雙凹品)。

C】1988年北京印鈔廠編的『北京印鈔廠概貌』一書曾就解放後生產的第一套人民幣<部份>圖片彩印於冊中,內容有伍圓牧羊、伍拾圓列車、壹佰圓紅工廠、壹仟圓秋收、伍仟圓耕地機、壹萬圓軍艦、伍萬圓新華門等。

由此可知,本券實際上天津人民印刷廠和北京印鈔廠都有生產是不容置疑的。

 

四、票號形體的分析

 

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對於第一套人民幣印製單位的歷史背景需有一些基本認識;眾所周知,此套紙幣是由東北銀行工業處(包括佳木斯、東公印刷廠和瀋陽造幣廠)、第一印刷局(河北阜平)、第二印刷局(河北涉縣)、第三印刷局(山東濟南)、中國人民銀行直屬印刷廠(石家莊)、天津人民印刷廠、北京印鈔廠、上海印鈔廠、中原印鈔廠(漢口)、延安光華印刷廠、蘇北印鈔廠、重慶印刷廠等12個印製單位生產,如果再加上長城印刷廠、大新印刷廠、測繪局印刷廠、中華書局印刷廠、京華印刷廠、大業印刷廠、三一印刷廠、以及大東一廠、二廠等9個協力廠,前後共有21個廠家參與生產印製。1949年11月左右,許多解放初期的印鈔廠(如第一、二、三印刷局及直屬廠)都解散或被合併到大廠堙F1951年以後,原則上,就只剩下京、津、滬三大廠印製第一套人民幣而已。所以,如果我們要比較不同票券的號碼形體,則須依據【同一時期】(注:人民幣早期發行有1元、5元、10元、20元、50元、100元、200元七種面額)的票券來驗證。在這個原則下,六位數【列車】正票的『號碼形體』或樣票的【空心】『票樣』二個字的字體,都與天津廠印製的貳佰圓頤和園相符合;七位數正票的『號碼形體』或樣票的【實心】『票樣』字體,則和北京廠生產的壹佰圓紅工廠一致。因此,我們可以合理地推論:【列車】六位數(甲)券為天津人民印刷廠印製,七位數(乙)券為北京印鈔廠所生產。

 

五、收藏特徵的分析

 

第一套人民幣的印製依據當時情況全部利用接管物資,有什麼紙張用什麼紙張,有什麼顏料用什麼顏料;因此,本【列車】券(1)紙張(無浮水印)有厚薄、黃白之分;(2)顏色有深、淺不同,如:底紋"中國人民銀行…"有橘黃和淡黃二色之分,其他藍、黑、咖啡三色也有濃淡差異。(3)相同位數的票券號碼形體也有細微變化,如:長、短頸5等;甚至有時候號碼印刷也會有高低排列不齊的現象。(4)暗記部份:票券正面,左下角有"5"字,右上角及右下角都有"+"字元號。票券背面,中間大花符有"人"、"0"、"5"、"中"、"行"、"小"等字分散其中,但是有一些暗記,由於印刷的關係,模糊不清。

 

此外,坊間出版的一些目錄或圖錄認為「列車券有初版與再版之版式,初版紙質較薄且透明」,這種說法則有待商榷,一者此券當時發行的環境背景是有什麼紙張用什麼紙張,哪有根據紙張厚薄來斷定初版、再版先後之分。再者本券使用時間不長,短短不到一年,於1950年以後,在貨幣急速貶值的情況下,伍拾圓面值以下的鈔票幾乎都已自動退出市場流通,因此,也沒有再版之理。最後,筆者針對個人現有【列車券】實物資料統計分析,白薄紙存世量是有比較少的現象,但黃厚紙初期也有發行,並非全部所謂「初版紙質較薄且透明」。

總結而言,個人以為第一套人民幣發行版別,小全套應歸納為六十種比較合理;而在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下,認為伍拾圓【列車】六位數(甲)券是由天津人民印刷廠生產,七位數(乙)券為北京印鈔廠所印製,且(乙)券發行量數倍於(甲)券。

 

參考書目:

 

【1】    中國金融出版社:北京印鈔廠志

【2】    中國金融出版社:人民幣圖冊

【3】    中國金融出版社:人民幣史話

【4】    中國金融出版社:當代中國貨幣印製與鑄造

【5】    中國金融出版社:中國錢幣論文集<第三輯>

【6】    北京印鈔廠:北京印鈔廠概貌

【7】    山東人民出版社:山東省志<金融志>

【8】    張新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流通幣研究

【9】    張新知:人民幣紙幣集藏指南

【10】李庚申:中國近代貨幣---人民幣系列

【11】呂榮熙:中華人民共和國紙幣鑒別研究與收藏

【12】唐平:第一套人民幣版別研究